筆神閣 > 仙俠小說 > 一不小心修成神 > 第0181章 記憶封印
    大筆趣小說網 .dabiqu.

    “只是暈過去了,已經施法喚醒了,說是冬梅。一筆閣 。yibige. 更多好看小說”

    “什么?冬梅,怎么會是她……”春桃、秋菊皆一臉吃驚。

    夏蓮點頭:“她們二人都這么說,應該不會有假!

    春桃:“冬梅為什么要這樣做?”

    “昨晚發生了那樣的事,或許她覺得沒臉在呆在紅袖樓!”秋菊忍不住嘆息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耀帶著葉晨、陳慧玲一路未停奔出十好幾里地,正好趕上先他一步離開的黃士仁、冬梅二人。

    相互聊了幾句,林耀這才得知陣法入口的兩人是遭了他們二人的手,也算是幫了自己一個小忙。

    以防紅袖樓的人追來,也沒多聊,謝過黃士仁引路之情,林耀就隨手畫了三道急行符,施加在自己三人身上,然后沖黃士仁、冬梅揮了揮手,一手牽著葉晨,一手牽著陳慧琳疾馳遠去。

    等三人走遠,冬梅忍不住問道:“老黃,剛才林道友施展出來的手段你看清楚了嗎?”

    這話讓黃士仁想到林耀的師尊,忍不住直擺頭,說道:“林道友是有大來頭的人,所施手段我那能看得清楚,走,我們還是先回玉清觀吧!”

    冬梅往林耀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,眼中閃過些許遺憾,然后挽上黃士仁的胳膊,朝玉清觀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小半天時間,林耀陳慧琳葉晨三人就趕到之前停車的小鎮,簡單吃了些東西,沒敢過多耽擱,直接踏上返程。

    這么快就找到了陳慧琳,還真是超出了林耀意料之外,遺憾的是陳慧琳失憶了,以前的事都記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好在陳慧琳雖然不認識他了,依然對他感到熟悉,對他不排斥。

    要是完全把他當陌生人,那樂子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葉晨開車,林耀就陪陳慧琳聊天,問她這段時間在紅袖樓過的怎么樣?有沒有人欺負她。

    出于對林耀熟悉的好感,陳慧琳一五一十將失憶后的事情全部講給他聽。

    比如什么時候來的紅袖樓,紅袖樓的人又對她怎么樣,先前樓主少爺又對她多么多么的好,在發現她不是元陰之身后對她大發雷霆,更是出手打傷了她。

    林耀將她摟進懷里,心中充滿了自責,暗暗發誓將來一定要將那個樓主少爺施加在陳慧琳身上全部還回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陳慧琳是不是困了,在他懷里沒幾分鐘就睡著了,睡著很香也很深。

    紅袖樓的姑娘認識的人自然不少,要打聽一個人,那還不是小意思,小半天時間,一疊關于黃士仁的資料就放在了春桃面前。

    黃士仁雖然沒有什么名氣,玉清觀也只是一個小觀,可畢竟經歷了這么多年,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知名度的。

    “黃士仁,玉清觀,有關于那個林耀的資料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!”夏蓮說道。

    “二十多歲就已經是筑基初期修為了,如此天才,怎么會一點關于他的資料都沒有,這不應該呀!”

    秋菊想了想,問道:“春桃姐,你說那個林耀會不會不是我們靈修界的人?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他有可能是俗世之人?”

    秋菊點了點頭:“不是沒有這個可能!”

    “這個可能性不大,聽說俗世界的靈氣極為稀薄,就算他天賦在好,也不可能修煉的這么快!

    “會不會是那個大門派內門弟子?之前一直勤修苦練,所以才沒有他的資料!毕纳彽。

    春桃蹙了一下眉,說道:“如果是大門派內門弟子,應該沒多大可能性跟黃士仁走在一起!

    夏蓮:“大門派的弟子,什么性情誰能說的清楚!

    春桃想了想,問道:“兩位妹妹,你們看要不要派人去玉清觀一趟?”

    “貿然前去,只怕不妥!鼻锞盏。

    “看來只能等樓主少爺回來才能下決定了!”春桃說道。

    “樓主少爺什么時候回來?”秦菊問道。

    “陳大家昨天說還要一個星期才能回來,我也沒辦法聯系上!

    “這樣呀,那我們還是趁這幾天時間多收集一些關于那個林耀的資料,免得樓主少爺回來怪罪,春桃姐你說呢?”

    春桃點頭:“我也是這么認為的!這幾天樓主跟樓主少爺不在,紅袖樓就只能靠我們三個人了!

    夏蓮點頭:“有樓主和樓主少爺鎮著,想必也沒人敢在我們紅袖樓鬧事!

    “還是讓姐妹們都小心一點,千萬別得罪了客人!贝禾业。

    黃士仁才去了一夜功夫,就攜一名美若天仙的女修回到了玉清觀,張觀主還以為是自己眼睛花了,仔細瞧了好幾遍,才確信是自己師弟。

    “梅梅,快叫人,這是我張師兄!”黃士仁催促道。

    冬梅低身行禮道:“冬梅見過張師兄!

    “好,好!”張觀主連說兩個好字,臉上只差樂出花來,暗暗沖自己師弟豎起大母指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后,張觀主得知冬梅是紅袖樓之人,絲毫沒有看不起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紅袖樓雖名為青樓,實在賣藝不賣身,自己師弟修為能一夜暴增至筑基后期,便能說明一切。

    黃士仁想了想,還是決定把昨晚發生在紅袖樓的事跟自己師兄說一說,好讓師兄在紅袖樓找上門來之前心里有個準備。

    張觀主只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,心中便有了對策,便讓黃士仁放心,一切交由他來處理。

    黃士仁見師兄如此說,便徹底放心下來,拉著冬梅去了自己的住處。

    靈修之人,本來就沒有什么講究,拜了祖師爺,見過兄長,兩個人就算正式夫妻了。

    回申城的路上,林耀向天道劍尋問了關于陳慧琳失憶的事,天道劍給陳慧琳檢查了一下,得知陳慧琳的記憶是被封印起來了,不過封印等級明顯不高,要不然陳慧琳也不會對以前的人或物感到熟悉。

    雖說封印等級不高,也不是林耀現在的修為可以破除的,用天道劍的話說,給陳慧琳下封印的人,修為至少也是靈丹境,想要破開封印,一是陳慧琳自己修至靈丹境,自行將封印慢慢化解。二是找一個比下封印之人修為高的修士,用強力將封印破去。

    相對于第二種方法,第一種方法明顯相對穩妥一些,畢竟借助外力破除封印,不管施法之人在如何的小心謹慎,都會對陳慧琳識海產生不可避免的傷害,嚴重的甚至會影響她以后修煉。

    仔細衡量利與弊之后,林耀放棄了利用外力來破除封印的想法。

    雖然他也想讓陳慧琳快點把所有的事情記起來,可要是影響到以后的修煉,還是第一種方法穩妥。

    何況陳慧琳記憶雖然被封印了,但傳授給她的修真功法并沒有忘,還可以照常修煉,達到靈丹境也只是時間早晚問道,又何必急在一時。

    紅袖樓有金丹期靈修,讓林耀心生危機,在沒見識到真正金丹期靈修之前,他無法想象靈丹期有多強大。

    自從在符道上有了一些造詣,他自信應付筑基期的靈修應該沒問題,那怕是筑基后期的靈修,也無法真正對他造成威脅。

    可要是金丹期,遠非筑基期可比,天道劍給他說過,開靈境與靈丹境雖然只有一個階之差,可幾十個開靈境也未必是一個靈丹境的對手。

    越階挑戰,也不是沒有,不過能達到這一步的人,無一不是頂尖天才,除此之外,還需要強大的法術和法器。

    否則想越階挑戰,越階殺敵,那純屬幻想。

    能邁進修真大門的人,那一個不是身懷靈根的天才。

    路上,林耀與葉晨兩人輪流開車,除了吃飯上廁所,其他時間全部在路上,終是在第三天中午平安回到申城。

    “陳姐,你總算回來了!”安小雪含淚與陳慧琳擁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良久二人分開,陳慧琳看著她問道:“你是安小雪?”

    安小雪連連點頭:“陳姐,是我!”

    路上林耀就跟安小雪馬小玲通過電話,把陳慧琳現在的情況跟她們說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印象!”陳慧琳說道。

    安小雪牽起她的手,說道:“陳姐,我們可是最好的姐妹,你當然對我有印象了,歡迎回家!”

    “小雪,對不起!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記得了!

    “沒關系的陳姐,耀已經在電話里跟我說了,你只是暫時記憶被封印了,以后會想起來的,而且就算你永遠想不起來,我們也是最好的姐妹,以前是,以后還是!”安小雪說道。

    陳慧琳點頭。

    “陳姐,給你介紹一下,這是馬小玲,也是我們的好姐妹!”

    馬小玲上前:“陳姐好!”

    陳慧琳打量了馬小玲一會兒,說道:“你好!我沒有什么印象!

    不等馬小玲開口,安小雪便道:“陳姐你之前沒見過小玲幾次,沒印象也是正常情況!

    陳慧琳點點頭,一行人走進別墅,王晴晴宋媛嬡二人已經備好了豐盛的午餐。

    吃過中午飯,幾個人就坐在客廳說話,陳慧琳記憶被封印,很少插話,只是偶樂配合的說上一兩句。

    葉晨、安小雪、馬小玲三女有說有笑,場面不失熱鬧,林耀插不上話,就坐在旁邊研究符,偶爾把手指伸到面前畫上幾筆,最后都沒成符。

    “耀,難得我們聚在了一起,你就不準備跟我們說上幾句?”安小雪這話一出,葉晨、馬小玲、陳慧琳三女紛紛朝他看來。

    林耀怔了怔:“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們姐妹四人今天可是第一次聚在一起,你就不想對我們說點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這個呀,咳……那我就說點吧!”林耀目光從四女身上掃過,搓了搓手,然后嘿嘿笑道:“看著你們,其實我感覺自己好像是在做夢,特么的不真實,心慌的很,我怕呀,怕有一天夢醒了,把你們都失去了!

    “你沒做夢!”馬小玲說道:“就算是在做夢,這個夢也不會有真正醒來的一天!

    安小雪點頭:“耀,不要看不起你自己,你真的很優秀!”

    葉晨撇了撇嘴:“別理他,我看他這叫得瑟!真是美的他了!

    林耀含笑:“我說的是實話,那有得瑟!

    葉晨:“你就是得瑟!”

    林耀:“那我還是不說了!”

    馬小玲:“不行,必須說!”

    林耀:“必須說呀!”

    安小雪:“必須說!”

    林耀:“成吧,那我在說一句,既然你們選擇了我,愿意跟我在一起,那么以后我們就一起好好的!

    馬小玲:“好好的!這就完了?”

    林耀:“完了呀!”

    葉晨:“還不如不說!”

    馬小玲:“就是!”

    安小雪:“我們真是便宜他了!”

    陳慧琳:“你們還是不要欺負耀了,我感覺他挺好的!

    馬小玲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小雪:“……”

    葉晨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還有什么好說的,失憶都不忘護著他,林耀嘿嘿一笑,臉上盡顯得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吃過早餐,葉晨辭別,返回葉家山莊,葉家還有一些事情等著她回去處理。

    而且有安小雪、馬小玲、陳慧琳三女看著林耀,她還有什么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天越來越熱,又到了換衣服的季節,葉晨剛走,安小雪就拖著林耀陪她們逛街,買換季的衣服。

    一男伴三女,而且還個個都是極品,一路上自然吸收了不少羨慕嫉妒的眼神,不過還好,沒有遇上不開眼的。

    一天逛下來,林耀累的夠嗆,腳底板生疼,癱在沙發上動都不想動一下。

    一晃幾天過去,陳老爺子終于按耐不住打來電話,讓他帶著陳慧琳去一趟京城,說陳奶奶想孫女了。

    林耀二話沒說就答應下來,簡單收拾一番,乘坐當天航班趕到京城。

    前來機場接機的是陳天浩。

    “小琳,我是你哥陳天浩,還記得我嗎?”

    陳慧琳擺了擺頭:“感覺熟悉,但不記得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哥,當然熟悉了,快叫哥!”

    “哥!”陳慧琳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好妹妹,快上車,爺爺奶奶還在家等著你呢!”陳天浩笑道。

    陳慧琳上車后,陳天浩沖林耀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車子剛一開進陳家大院,就看見陳家老爺子,陳奶奶,陳母三人站在院中等候,車子剛停下,三人就迎了上來,張著頭往車里瞅。

    車門打開車,陳慧琳剛從車上下來,陳母上前就一把將她抱進懷里。

    “琳兒,我的琳兒,你總算是回來了!”一句話說完,就忍不住嗚咽起來,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。

    陳奶奶看著陳慧琳,站在一旁不停的抹眼淚,陳老爺子臉上雖是掛著笑,一雙老淚泛紅,見林耀從車上下來,就沖他招了招手:“小林!”

    林耀上前,恭恭敬敬叫了一聲:“老爺子!”

    陳老爺子沖他滿意點點頭:“好!”

    僅僅一個好字,包含了陳老爺子對他真正的認可。

    陳母與自己的女兒相擁良久才松開,見女兒盯著自己一個勁兒的看,剛止住的眼淚又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琳兒,我是媽媽呀,你不記得了嗎?”

    燃武閣小說網 .ranwuge.

同大神小說:王者榮耀之秀天下 王者榮耀之成王路 王者路漫長 女鬼夜叩門 
女王之女王APP 在头条上发视频能赚钱吗 赚钱分成的视频教程 龙王捕鱼技巧打法 胜平负计算器让球胜平负足球 188足球比分 棋牌室 贵州11选5玩法 甘肃十一选五 买时时彩怎么赚钱 组三组六稳赚技巧 七星彩 湖南快乐十分动物开奖结果查询 最新北京时时彩走势图 浙江福彩 北京pk10走势软件 武汉口口翻红中赖子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