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神閣 > 仙俠小說 > 一不小心修成神 > 第0185章 交易會
    大筆趣小說網 .dabiqu.

    浩天宗三大宗之一,地處東北,落座于神頂山,遠離申城。筆神閣 bishenge.

    7月11日一大早,林耀四人趕到神頂山下,遠遠望去,神頂山就是一座不起眼的山峰,沒有什么特別之處。

    “黃道友,這就是神頂山?”林耀說道。

    黃道友笑了笑:“林道友,你現在看到的神頂山只不過是世俗人中的神頂山,真正的神頂山并不在這里!

    “哦,難道和紅袖樓一樣,真正的神頂山隱藏在陣法之中?”林耀仔細觀察四周,不知道是不是自身修為不夠,也沒看出有什么陣法。

    黃士仁笑了笑:“這神頂山上有一處密境,而真正的神頂山就在密境之中,當年浩天宗開派祖師無意中發現了這處密境,便將浩天宗遷至其中,說起來,浩天宗能保持千百年昌盛不衰,與這處密境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!

    “哦,這樣呀,不知我們什么時候才能進入密境?見到真正的神頂山?”

    “林道友莫急,我已經聯系到了浩天宗一位老友,相信很快就會有浩天宗的人來引我們進去!秉S士仁說道。

    大約等了一刻鐘,一個小仙童從林間小道走了出來,樣子極為乖巧。

    “四位前輩,我奉吾家主人之命前來引你們進山!

    “有勞小仙童前面帶路!”黃士仁客氣道。

    “前輩客氣,你們跟我來吧!”小仙童轉身,向著林間行去。

    林耀等人跟在小仙童身后,也沒感覺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走著走著眼前景象突然一變,仿佛進入了另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空氣在這一刻變得無比新鮮,就連天地間的靈氣也變的比先前蔥郁很多。

    入眼是一座高聳入云的高峰,其上亭臺樓閣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黃士仁指著高峰嘿嘿一笑,說道:“林道友,這就是真正的神頂山!”

    “好宏偉的一座山!”林耀感嘆道。

    “神頂山密境,在所發現的所有密境中能排進前三,其宏偉程度自然是不用多說的!秉S士仁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另外兩次密境是?”

    “一處是昆侖觀的昆侖墟,號稱靈修界第一大密境,還有一處就是天靈寺的懸空寺!

    “昆侖墟,懸空寺!绷忠钜槐,把這兩處密境之地記入腦海之中,想著以后有時間一定要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黃道友,除了這三處密境,還有其他密境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有,比如靈山寺的靈山密境,碧幽宗的幽山密境也是很不錯的,相傳魔宗,還有一處九幽密境,與昆侖墟不相上下,不過除了魔宗的人,誰也沒真正進去過,究竟是什么樣的,誰也不知道!秉S士仁說道。

    “魔宗?”

    “林道友,令師尊不會連魔宗都沒告訴過你吧?”

    “讓黃道友見笑了,師尊他老家人還真沒對我說過這些,每天只知道督促著我修煉!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,看來林道友要了解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,趁著這幾天的交易會,正好好好與你說道說道!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煩黃道友了!”

    “不麻煩,不麻煩!”

    四人跟在小仙童身后,不緊不慢的走著,沿途風景迷人,如詩如畫,倒也不急著趕路。

    小仙童走了一陣,便累的氣喘吁吁,額頭見汗,雖然體格經過浩天宗細心調教,比一般同齡孩子要強,但畢竟只是一個四五歲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大約行了半小時,小仙童將他們引至一處樓閣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康朗的笑聲自樓閣內響起,接著就見一位身著灰色長袍、腰系金色龍紋腰帶的老者自樓閣內昂頭挺胸闊步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老者胸前位置,長袍上繡著浩天宗三個字。

    小仙童見老者出來,上前行了一禮,便自行離去。

    “黃兄,你可是有段時間沒到我這里來了呀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嗎?一眨眼的功夫,都過去八年了!秉S士仁笑應道。

    “八年了嗎?還是老黃你記得清楚,這三位道友是?”

    “仲兄,給你介紹一下,這位是我道侶,名叫冬梅!”

    冬梅低聲叫道:“仲兄好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鐘姓老者瞧著冬梅連說三個好字:“我說老黃修為怎么一下字提升了這么多,原來是有了情投意合的道侶相助,可喜可賀呀!”

    黃士仁笑了笑:“仲兄,你也筑基后期了?”

    “前年外出游離,機緣巧合下尋得了一枚靈果,服用后僥幸達到了筑基后期!辩娦绽险哒f著目光落在林耀跟陳慧琳身上,仔細一打量,面露驚駭:

    “筑基初期,才二十多歲?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黃士仁很滿意林耀、陳慧琳帶給老友震撼效果:“哈哈……鐘兄,震驚到了吧!”

    仲姓老者看著林耀二人連連擺頭:“不可能,絕不可能,就算是我們浩天宗,也沒出現過三十五歲以下的筑基期靈修!

    “仲兄,淡定,浩天宗沒出過,并不代表就沒有,我告訴你,這位林道友可是大有來歷的!秉S士仁說道。

    仲姓老者看著黃士仁,這位相交多年老友:“老黃呀,你不會想要告訴我這位林道友是那位元嬰期老祖的高足吧!”

    “元嬰期老祖,嘿嘿……”黃士仁只是嘿嘿笑了兩聲。

    “難道不是?”

    “鐘兄,我只能說元嬰期老祖跟林道友尊師比起來,根本不值得一提!

    “難道是……”仲姓老者不敢相信看著林耀,好一會兒才說道:“化神期大能?”

    他修煉這么多年,元嬰期老祖也就見過二三次,更別說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一方化神期大能。

    隨著地球靈力不斷枯竭,很難出一位高境界靈修,化神期已是這方天地的最強者,被稱之為一方大能。

    一觀、二寺、三宗。

    便是這方天地最強的六大靈修門派,相傳六大門派都有化神期大能者坐陣,至于是否真有,從未被人證實過,那怕他身為浩天宗的老人,也只是聽說浩天有一位化神期大能者,卻從未見真正見過。

    看到鐘姓老者一臉震驚的表情,黃士仁又是一笑:“仲兄,震驚吧!”

    鐘姓老者見他這樣說,心中憑自己跟他多年的交情,這事多半不會有假,連忙抱拳向林耀行禮:“原來是化神期大能高徒駕臨,老夫有眼不識泰山,未曾遠迎,失敬失敬!”

    林耀抱拳回了一禮:“仲道友言重了,我是我,我師尊是我師尊,不相干的!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請林道友稍等片刻,我這就去請宗主親自出面迎接!”

    一方化神期大能的徒弟,雖說現在才筑期初期的修為,也不是浩天宗敢怠慢的。

    一聽這話,黃士仁連忙叫道:“鐘兄,請留步!”

    “黃兄!這么重要的客人,你怎么不提前告訴我呢,這不是讓我們浩天宗怠慢了客人嗎?”鐘姓老者責怨道。

    黃士仁苦笑一聲:“仲兄,還請聽我把話說完,林道友身份還請保密!

    “這是為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鐘兄,要不是看在你我多年交情的份上,我也不會把林道友的身份告訴你,你想呀,林道友的身份一旦公開,那得給林道友招來多少麻煩?”黃士仁說道。

    鐘姓老者想了一下,說道:“那道也是!可我要是瞞著不報,宗主知道后怪罪下來,我也承擔不起呀!”

    “仲兄,這件事只要你不說,我們不說,貴宗主怎么會知道呢?”黃士仁后悔呀,不明白自己沒爭得林耀同意怎么就把他身份說出來了呢?

    現在想想,后果還是挺嚴重的,他深知林耀為人極為低調,不喜歡張揚,萬一因為這事兒心生不快,那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看來自己最近修為提升的太快,心態變得不太穩重要。

    林耀暗自無奈一笑,化神期師尊這個背景貌似太夸張了一些,早就知道弄個元嬰期師尊背景就行了。

    不過事情現在已經到了這一步,已經無法改變了。

    仲姓老者見黃士仁這樣說,只好看向林耀,這事只能看他本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鐘道友,還請為我保密!”林耀簡單一句話,便表現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鐘姓老者見他這樣說,只好遵循他的意思,忙客氣將一行人請進樓閣。

    一番交談后,林耀終于得知鐘姓老者全名叫仲志恒,是浩天宗一名長老,在浩天宗地位還不低。

    浩天宗號稱六大靈修門派之一,筑基后期就能成為長老,這讓林耀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他心想著像浩天宗這樣的大門派,長老怎么也得有金丹期修為。

    六大靈修門派的實力,貌似沒有他意料中那么強大。

    林耀對修煉一途獨特見解,讓仲志恒耳目一新,感觸頗深,原本他對林耀的身份多少還抱有一絲懷疑,一番交談下來,便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不是化神期一方大能高足,怎么會有如此精辟獨特的見解?

    就在鐘志恒的閣樓,幾人一聊就聊到太陽落山,鐘志恒這才想起來差人準備晚宴。

    晚宴過后,鐘志恒為了與林耀多接觸一二,就請他們在閣樓住下。

    修煉一晚,林耀明顯感覺自己的修為大有精進,遠超外界三四晚不止,忍不住感嘆:

    “密境,確實是一個適合修道成仙的好地方,看來以后也要尋這么一處!

    林耀幾人在閣樓一住就是三天,仲志恒待他如上賓,好吃好喝伺候著,黃士仁也跟著沾了光。

    “鐘兄,你有這么好的靈酒,以前咱沒見你那出來呢?”

    “鐘兄,不地呀,居然還私藏了這么多的靈茶!以前我來你可沒泡過!

    每當這個時候,鐘志恒都只笑笑。

    7月15日,交易會如期在神頂山山頂廣場上舉行。

    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,林耀沒讓鐘志恒陪同,身邊只帶著陳慧琳一人。

    就連黃士仁冬梅二人,也沒跟他們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林耀和陳慧琳二人到神頂山頂的時候,不算早,也不算晚。

    別看世俗界極難看不到修真者的影子,可浩天宗這次舉行交易會,來的人還真不少。

    一眼掃過去,整個山頂廣場上全是各色各樣的人,少說也有上千人。

    不過相比地球六七十億人口來說,上千人還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隨著地球上靈氣逐漸枯竭,靈修界正有逐漸走向沒落,浩天宗號稱六大靈修門派之一,門徒其實也就一百余人,更別提說那些小門小派。

    多則幾十人,少則幾人。

    交易會現場就跟擺地攤似的,你有什么物品要交易,就擺出來,有人看中自然就會上前跟你交易,浩天宗的人只負責維持交易會現場秩序跟安全,至于怎么交易,那是你們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林耀牽著陳慧琳東看看,西瞧睢,他這次來,本就抱著來看一看的態度,更清楚的了解一下現世當中靈修界到底是個什么樣子。

    一連逛了十幾個攤位,也算是長見識了,真如同黃士仁所說,符在這里,就是貨幣,不僅能買東西,符與符之間也能進行交易。

    也見了好多從未見過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靈茶!上品的靈茶,五片,換20道二階火焰符,有那位道友愿意與我交換!

    “20道二階火符,你想二階火符想想瘋了吧,你當二階火符是那么好畫的嗎?”

    林耀尋聲望去,只見一個攤位前圍了不少人,攤主手持一錦盒,里面裝著的應該就是他說的靈茶。

    雖然身上沒有二階火符,但還是決定上前看一看,靈茶也算是他這次來交易會的一個目的,

    “我當然知道二階火符不好畫,所以才愿意拿出五片上品靈茶相換,20道二階火符,少一道都不換!”攤主態度十分堅定。

    又有人說道:“我出二百道一階火符跟你換!”

    “不換,不換!要是一階火符,我還用得著拿上品靈茶來換?我自己不會畫!

    修為踏入筑基期,只要有一定符道天賦,便可以畫出一階火符,所以價值并不高。

    二階火符比一階火符雖然只高一階,但其價值千差地別。

    想要畫出二階火符,不僅修為要達到金丹期,而且在符道上還要有極深的造詣。

    二階火符威力巨大,不是一階火符能比的,就是金丹期靈修一不小心挨上一記二階火符,也要重創。

    很多修為低下的靈修,都會想辦法弄一些高級符防身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二階火符才會顯得珍貴,其實不止是二階火符,所有二階符都比較珍貴,至于三階符,那就是更加稀罕了,別說五片靈茶,就是五十片靈茶,也沒人愿意跟你換。

    三階符,那可都是出自元嬰期老祖之手,誰得到了不留著自己保命。

    五片靈茶換20道二階火符,雖說價格高是高了一點,但還是在能接受的范圍內。

    二階火符雖是珍貴,還無法靈茶相提并論。

    燃武閣小說網 .ranwuge.

同大神小說:王者榮耀之秀天下 王者榮耀之成王路 王者路漫長 女鬼夜叩門 
女王之女王APP 北京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努力赚钱文字壁纸 打游戏发红包赚钱 反波胆淘金能赚钱吗 竞彩足球指数 微信福彩 新疆时时彩 qq分分彩开奖查询 云南麻将中的正规烂牌 981棋牌游戏苹果下载 云南十一选五 上海时时彩11选5 广东好彩1在哪里买 云南时时彩 星彩票网站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