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神閣 > 其他小說 > 我從監獄出來的日子 > 第75章 毛骨悚然
    聽了她的話,李秋月黯然神傷,傷心啜泣。

    觸景生情,想起李珉承包八木的那個前夜,我和騫小蘭曾經帶著李珉到過這里,察看她為自己和孩子們準備的最后一條退路。當時的情景歷歷在目,卻已經是四年之前。我鼻子一酸,分不清是淚水還是汗水,攪在一起滾滾而下朦朧了雙目。

    身后的李秋月突然“啊”地驚叫一聲,小手緊緊抓著楚蕙的衣襟。

    隊伍右邊的灌木內,大團的黑頭蒼蠅嗡嗡地飛旋著,不時撞到我們的腦袋和身上。原來下面是一條二米多長的大花蛇正在痛苦地扭曲翻滾蜷曲著,蛇身足有茶盅粗,從頭到尾已經變成黑色,細看是身上爬滿了小螞蟻。

    “老天啊,這也太惡心了……”李秋月戰戰兢兢地道。

    或許是為安慰李秋月,楚蕙拍拍她汗淋淋的小手柔聲道,“別少見多怪,這就是自然界,物競天擇,適者生存,啥也不會浪費。在南方的熱帶雨林里,一頭大水牛死了,一晚上便能成一付白骨架,比這恐怖一千倍!”

    終于走到山底下,分開灌木,進入小山西邊大水溝底下,在最底部出現一個半人高的涵洞。洞口下干燥的沙子上是結了干的青苔,大雨時這里受到過水流沖刷。可怕的是,涵洞入口處上面的土被人或動物掏空,磚石壘起來的涵洞口暴露在外,被雨水沖刷得已有殘缺,搖搖欲墜,隨時都能倒塌!

    “老天,都快塌了啊,里面肯定有蛇……”李秋月一臉恐懼和不可思議狀,帶著哭腔,“不會吧,要鉆進去?石頭姐姐我可沒那么大膽……”

    “蛇倒未必,有野狗倒可能是真的。”楚蕙手拿著小巧的相機,不停地“咔嚓”“咔嚓”拍著照,把周邊的一切都記錄了下來。又細細觀察了一下,心有余悸地道,“大家小心點,千萬別碰著石頭,塌了我們就要被活埋在下面了。”

    李秋月畏縮了,小臉被熱浪蒸得紅如桃花,可憐巴巴地道,“楚處,要不我們固定一下洞口再進去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時間?”楚蕙抹一把額頭的汗,口氣嚴厲地道,“大家注意,千萬不能動洞壁。沒膽也得鉆,戴上手套、口罩,拿好手電,棍倒拖著跟緊我!”

    李秋月蔫了,只得戴上口罩站在楚蕙身后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楚蕙是何意,李秋月不是警察,不是內保,她完全沒有必要冒這個險。但楚蕙說得不容置疑,我只得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。抹一把臉上的汗水、灰塵、枯葉,將變色鏡摘下揣到口袋里,強逼自己戴上口罩,身子蹲下低頭躬身率先鉆了進去
女王之女王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