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神閣 > 玄幻小說 > 大唐官 > 11.最終負約定
    誰想剛回到家,奴仆就都出來告訴他,他親弟李師道聽說要奉還三州版籍的事,快馬加鞭從密州刺史的任上跑回來。

    李師古走到中堂,就看到師道和妻子魏氏,還有幾位家奴,都跪在那里是嚎啕大哭,聲動梁柱,心中覺得晦氣,就坐在榻上,瞪著師道喊:“連你也反對我獻三州,是不是要把你為使君的密州給獻出去,你心中不快,跑了數百里路來沖著阿兄我發脾氣來著。”

    “阿兄,弟豈敢為了區區密州刺史,反對阿兄的大計。”李師道大哭著說,“弟不過是害怕去京師,名為尊榮阿兄,實則是給長安那邊做人質。想想那宣武的劉士寧,被征入朝后,過著比囚徒還不如的日子,當然弟也不是不能過苦日子的,只是若朝廷變本加厲,以弟為質,要挾阿兄隨即割出更多的州郡,那平盧李氏的家業也就毀在我們兄弟手里了!”

    這時李師道老婆魏氏,還有兩個一道從密州來的小妾,蒲氏和袁氏也都哭起來,絮絮叨叨說什么“節下就這個弟弟,生死都不該相離,假如未來一個在長安,一個在鄆州,這家可就破碎了。”

    幾位家奴也裝模作樣地嚎啕,喊什么“淄青本有十五州,全是司空(李正己)一刀一槍拼下來的,不容易啊,可先是被朝廷割走徐州,而后又被王武俊占去德州、棣州,剩下這十二州絕不能再割了,我等寧愿死,下去繼續陪侍司空,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平盧軍大好局面,慘遭肢解啊!”

    “戰,又無必勝把握。和,又不遂你們的心意。一個兩個三個,個個都在侵逼我,不如讓我去長安當質好了。”李師古實在是被這群近親、奴才給吵得心煩意亂,惱怒地起身喊到。

    隨即他扯開衣衫的折領,喘著粗氣,激憤地對李師道說:“假如負約,朝廷發難征討,你以為靠劉悟、劉彥平那群貨色能和杜黃裳、高岳對抗?他們今日領到兵,明日就會以三五文錢的價目,把我兄弟倆給賣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兄不怕,他們都有妻兒人質在軍府中,誰敢不死戰?”李師道抬起臉來,反過來勸慰師古。

    李師古恨恨望著這個不成器的弟弟,嘆口氣,然后罵道:“在這世道,妻兒算個屁!我都能對朝廷翻悔,誰能保證別人不對我翻悔?”

    李師道哭得鼻涕都淌出來了,哀哀戚戚地說:“既然阿兄心意已決,那弟就去長安好了,要是朝廷翻臉,弟就學那吳少陽,先殺妻殺妾殺子殺女,再一把火自己把自己給燒嘍。”

    “燒,燒個狗腳子。”李師古氣急敗壞,“你和你妻妾去長安,不過你兒子弘方
女王之女王APP